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APH-露中同人短篇 之二】再见,1991  

2009-05-28 23:39:02|  分类: 猫の传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吾+++++++素+++++++转+++++++载+++++++的+++++++分+++++++割+++++++线+++++++

作者:白发三千
出处:http://hi.baidu.com/yinronger/blog/item/42ff4a0808d4cf920b7b82bd.html

作者申明:
感谢阅读此文
接受指错,接受提出建议,接受和谐提雷点,接受和谐讨论。
可以拍文,但是请不要歪曲本文语句。
请注意语言文明尺度,不要在公开场合进行人参攻击,也许你以为作者看不到,但是作者可能也在混那里。
以上,如阅读此文的你可以做到,本人感谢你的理解和通融。



再见,1991

1

憔悴的面容,破烂的长袍,沾染了一半干涸乌色血迹的围巾。
靠着冰冷的岩石,那个人的头无力地垂着,仿佛已经用尽了生命力。
脸上斑斑血痕,失去色泽的白金发丝带着血迹颓然覆了那张脸的大半。
一只长枪竖在雪地中,撑起了那个人大半的体重。
似乎下一秒,那个人就会跌倒在雪地中停止呼吸。

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如果不是因为他太熟悉那个人,他真的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伊万.布拉津斯基
那个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男人。
那个将一切掌控在自己手中的男人。
那个身体流着北极熊野兽的凶残血液的男人。
那个曾经震慑整个世界的男人。

现在,他所看到的。
是一个落魄到不堪一击的失败者。


2

——布尔什维克的信仰,是一条遍地荆棘的道路。


很久以前,他刚走上这条道路不久的时候。
他站在倾斜的坡道下,抬头看着那让人望而生畏的陡峭山体。
其他的同伴都爬了上去,只有他还站在山脚,踌躇不前。

那时候,那个男人站在陡峭坡道上,向他伸出手。
“王耀,抓住我。”
他抬着头,看见逆光照在那人脸上,一半的阴影让人看不清男人的表情。只看得见被光照亮的一半脸上的笑容是明晃晃的,一时间让人刺目。
他犹豫了一会,抓住了他的手。

男人把他拉上来,紧紧抱住他,像安慰孩子般抚摩他的头发。
“不要怕,有我在,你就不会摔下去。”
男人灿烂地笑着,用颊轻轻蹭着他的头顶。
“只要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的小布尔什维克。”

伊万.布拉津斯基
在当时的他眼中,是一座难以企及的高山。
每一次走到险地,那个人都伸出双手,把他护在怀中。
那一刻,那个人怀中的温暖,安稳的心跳声,他从来不曾忘记,即使是到了现在。


3

“你离不开我,因为这个世界只有你和我。”男人说着,笑得像个孩子,全然不知自己使用了何其残忍的语言。
是的,这是一个残酷的时代,而他们所拥有的只有彼此——
然而,有一些东西,是如何残酷也无法舍弃的。

“Просить?”
男人微妙地挑起眉眼,眼缝泄露出一丝胁迫。
“不,Требовать 。”
他说,斩钉截铁。

伊万沉默了一会,突然笑了起来。
他的肩被伊万扣得生疼。
“小布尔什维克,我不喜欢你这样。”
伊万说,声音很温和,笑容很温柔。
可是他的肩胛骨不堪重负发出错位的咯吱声。

谁对谁错?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也有自己的坚持。
尽管这个世界他们所能看到的只有彼此。

“小布尔什维克,你会跟我走吗?”
“不,我不会。因为你是伊万,而我是王耀。”

那一日。
他和他决裂。


——最终,布尔什维克没有给这个灾难横生的世界带来任何希望——

第一个走的是立陶宛。
然后,大家一个接一个的离开。
最后,只剩下一个人,用生命坚持布尔什维克的信仰。


他踩着雪地向伊万走去。
脚踩雪地,响起咯吱咯吱的声音。
那个疲倦的男人惊醒过来,下一秒,男子的枪对准了他的胸口,面色憔悴,但是青色的瞳孔中仍旧闪烁着野禽猛兽的凶光,让他的脸带上一丝狰狞。

他没有出声,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而伊万看到他却是怔了一怔,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
然后,伊万放下枪,平放到雪地上。

“你是来看我怎么死的么?王耀。”
伊万说,依然靠着身后冰冷的岩石,坐在雪地中,一脸疲倦。
他摇了摇头,不说话,仍旧平静地站着,注视那个人。

“去你妈的!阿尔那混蛋天天追在你后面跑你当我是瞎子!你和他根本就是算计着怎么对付我吧!”
男人突然大声咆哮起来,一把拽紧了他的手,力气大得可怕。

“王耀,我不想把你让给别人,怎么办?”
“如果你能早一点成为我的,就好了。”
“我现在病了,什么都做不到了。”
一脸病态惨白的金发青年抱着他,揪紧他衣角的指关节用尽到近乎泛白,深深地掐入他的手臂。
湛清色的瞳孔中是近乎疯狂的目光,伊万抬起头来盯着他,整个脸诡异的扭曲着,嘴角勾起的一丝笑满是狰狞。
“阿尔去找你了,我要失去你了,对不对?”
“不行,那些家伙走光了也没关系,只有你不行。”
“我的小布尔什维克,如果你也要走,如果你会变成别人的,我还不如把你——”

“够了,伊万!”

他一把捧住伊万的脸,狠狠晃了几晃。
“我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同样也不曾属于你。”
他说,凝视着伊万的眼睛。
“布尔什维克不是我的名字。”

“你有你的信仰,我也有我的骄傲。”
他说,咬字清晰,一字一顿。
“我的名字是王耀,历经五千年,就算再过五千年,也不会改变。”


伊万怔怔地看着他,神色有些失魂落魄。
男人张了张干裂的唇,却憋不出一个字。

突如其来,失声痛哭。
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男子紧紧抱着他,蜷缩在他怀中,哭得像个孩子,不能自抑。
而他,却只能沉默以对。

为何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他的信仰,他的骄傲
王对王
死局


4

“你一定要去?”
“是的。”

他站着,男人弯腰捡起地上被雪覆了一半的枪支。
伊万向前走去,与他擦肩而过,白金色的发丝掠过他的眼角。
他没有回头,他知道男子在离自己远去。

“会死的。”
“我知道。”

“你会死的。”
“我知道。”

闲话家常般的对话,两人的距离渐渐拉远。
他站着,手蜷紧,又松开。
耳边传来脚踩雪地的咯吱声,渐行渐远。

突如其来
他转身跑了起来,奔跑着,追上那个远离的身影。
伸出手,抓住那个人的手。
那人回头,一脸错愕。
他弯着腰大口大口喘息着,说不出一句话,或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后,伊万笑了。
他看见伊万笑了,灿烂得仿佛能发光的笑容,像极了在阳光下绽放的向日葵。

脸被捧住,尚未来得及反应的瞬间,唇上传来冰冷的感触。
他仿佛被冻结了肢体,睁大了眼,看着伊万脸上的血流过来,划过他的颊,渗入他的唇角。
比什么都要苦涩的味道……


“王耀,你知道吗,向日葵开花后,它的精灵就会一直向太阳飞去,但是等不到它飞到太阳上,向日葵就会枯萎,它也会死掉。”
“飞蛾扑火啊……真蠢。”
“是啊,你看,那大片大片枯萎的向日葵——”
“只要不离开不就好了么?”
“不行啊,如果不追逐着太阳的话,它活着,与死了没有区别。”


布尔什维克的战士走了,独自一人,宽大的长袍掩盖着他一身的伤痕。
擦干脸上的血迹,他再一次走上那个没有未来的道路。
风中飞扬的惨白长巾上沾染的血色像是昭示他的终途。
英雄的末路。
布尔什维克的坟墓。


——Большевик,Да здравствует——
——布尔什维克,万岁——


那时候,他目送他远去,纷飞的雪花很快让人看不清他的背影。他只能看见雪地上是深深浅浅的脚印远远的延伸出去。
最终,连雪地脚印也被覆盖。

闭眼,他深吸一口气。
睁开,他向前走去,站直了身子,一步一个脚印,和那个人相反的方向。

再见,布尔什维克。
再见,伊万。


——1991,苏联解体——


“王耀,我们一直向前走,那里有温暖的阳光,能看见金色的向日葵,我们被它包围,那是最美丽的地方。”
“王耀,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找到那样的地方,对不对?”

“王耀,再见。”
“小布尔什维克,再见。”



END



————————我是作者啰嗦的分割线————————

注1:此文中的伊万纯粹只代表苏联,而不是俄罗斯。

注2:Просить——请求。

        Требовать ——要求。 


      两个俄语单词,当年中俄对话有个小插曲,露君因为耀君寄给他的信中用的是第二个词语而勃然大怒,而耀君坚持不肯用Просить(请求),说自己并不是求 他。而露君觉得用Требовать (要求)这个词语是对他不礼貌,是对他的挑衅。于是,仅仅因为这2个词语,耀君和露君整整吵了几年,也许在我们看来很可笑,但是在当年那个唇枪舌剑、字句 必争的时代——正是因为当时的战士们永不低头的骨气,所以才有我们现在的耀君吧。

注3:小布尔什维克,露君对耀君的昵称。其实是看了某个露中同人漫画而产生的联想,莫名其妙觉得这个称呼很虐,于是在这里用了。




———————— TO BE CONTINUED ————————




  评论这张
 
阅读(6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