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猫属性。宅御。耽美向。见光死。笑脸面瘫爱好者。冲动型中二病。

网易考拉推荐

【APH-露中同人短篇 之三】屹立  

2009-05-28 23:52:50|  分类: 猫の传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吾+++++++素+++++++转+++++++载+++++++的+++++++分+++++++割+++++++线+++++++

作者:白发三千
出处:http://hi.baidu.com/yinronger/blog/item/9d38a1ef1f654811fcfa3ce1.html

作者申明:
感谢阅读此文
接受指错,接受提出建议,接受和谐提雷点,接受和谐讨论.
可以拍文,但是请不要歪曲本文语句.
请注意语言文明尺度,不要在公开场合进行人参攻击,也许你以为作者看不到,但是作者可能也在混那里.
以上,如阅读此文的你可以做到,本人感谢你的理解和通融.



屹立

1

此时,他的神志有些模糊,身体持续不断的高温让他的身体越发沉重.
正是因为如此,连那个人是何时进来的他都不知道.

“似乎很严重啊.”
一只搁在他额头的冰冷的手让他稍微清醒了1点.
撑起身子坐起来,才看见了那个笑容灿烂得像盛开的向日葵的男子,看似温暖,但是抚摸着自己额头的手却是冷得厉害.

他使劲甩甩头,让自己再度清醒1点.
“你没敲门吧.”
“不要那么小气啊,以我们的关系还需要敲门么?”
脑袋沉重得厉害,他按住太阳穴.
“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来探病啊~~”

他勉力站起来,1头柔软的黑发垂下来,衬得没有血色的脸色越发苍白.他抬手将散乱的发梳拢在身后扎起来,披上一件外套,走到桌前泡上一壶茶.
正恍惚地看着那冉冉升起仿佛扭曲了空间的热气时,逆光处,一条宽大的人影随着主人的步伐移过来,恰巧将他整个人掩住.
伊万站在他身边,侧着头看着低1个头的他,颇有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做出决定了吗?”

他没有立刻回答.
脑袋一沉,眼前的景色突然变得模糊,他双手撑在桌上,保持身体的平衡.

“好吧,算了.”脸的一半隐藏在逆光下的男子笑得很温柔,“如果你实在讨厌的话,黑龙江我不要了也没关系,那么,那个没用的小岛给我就可以了.”
伊万说,“呐~~王耀,因为对象是你,我才愿意退让哦.”

他还是沉默着没有说话.
只是下一秒,黑发的青年突然抓起冒着热气的茶壶,摔在地上摔得粉碎.
然后,他回到床上,一脸疲累.
“伊万,你可以走了.”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却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怎么也止不住,整张脸顿时涨得通红.

“看来情况真的很不妙啊.”伊万走到床沿,眯起眼审视着他猛咳的窘迫模样,复杂的眼神说不清楚是什么情绪,“近来你身体本来就不好,你那个老糊涂的上司还要穷折腾……又不肯乖乖听我的话,搞成这样还真是活该啊.”
伊万俯下身,手温柔地搭在他肩上
“王耀,我随时都可以帮你哦.”

他看他一眼,然后将搭在他肩上的那只手拍下去.伊万依然是笑嘻嘻地看着他,眼底却露出一丝狠厉.
“所以,你就把那个小岛给我算了.”金发的男子继续说道,旁若无人的得出结论,“没关系吧,王耀,反正你的家这么大,就算给我一点也无所谓啊.”
耳边听到的仿佛是哄着孩子般轻柔的语气,但是一只手枪的枪口已抵住了他的额头.
伊万微笑着看着他:“你的上司老了,不懂事了,你怎么也那么不明事理?”

“我不会给你.”
一直沉默的他终于开了口,凝视着微笑的伊万,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
他说得很慢,唇是苍白的,吐出的话却异常清晰.
“黑龙江也好,那个小岛也好,我的家里任何一样东西,我都不会给你!”
枪口依然堵在他的额头,他抬起头,指向门口,无所畏惧.
“伊万,从我的家里滚出去!”

伊万的唇角微微扬起一抹狰狞,突然一把将他按到.
一口咬住他的肩,硬生生地咬下一块血肉,在荒原中长大的男子染血的眼角满是凶光.
而他咬紧了牙一声不吭,只是用眼盯着伊万,目光锐利如一把出鞘的剑.

伊万压在他身上,一手支撑在他头的1侧,另一只手仍旧用枪抵着他的头.
他俯视着他,居高临下.
“我是很喜欢你的,王耀.”他说,笑眼弯弯如月牙,“我一直以为,只有你能理解我,只有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一直以为,我们所看着的是同一个方向——”
“在某些地方,不听话的你还真是让人头疼啊.”
眯眼灿烂笑着的男子说,“可是,我还是很喜欢你哦.”
“所以,你能不能不要让我感觉不快呢?王耀.”

“到此为止,伊万.布拉津斯基.”有人敲了敲门,阿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斜靠在门口,右手中一只手枪对准了伊万.
“听着,别对王耀太过分了.”
金发的青年回头,斜视着阿尔,面无表情.
“……和你无关吧.”

“我看不下去,这个理由足够么?”
阿尔冷笑几声,如强调般动了动手中的枪.
伊万的脸阴沉得可怕,他沉默了一会,慢慢收回抵在黑发青年头上的枪.
他站起来,猛地推开门口的阿尔,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不向我道谢么?王耀.”
“你只是怕我出了问题,自己一个人对付不了伊万吧.”
阿尔没有说话,他推了推反光的镜片,折射的光线隐去他镜框下锐利的目光.
他说,“没错,三角形,才能保持稳固的平衡.”

黑发的青年没有做声,阿尔不知是得寸进尺或是威胁般,仿佛是不经意地挥了挥手中的枪.
“最近伊万实在过于横行霸道,王耀,你也受不了他了吧?”
他笑眯眯地摊手,“好吧,我承认我不是他的对手,你也一样,不是么?所以我们两人联手是必要的.”
明明戴着眼镜却完全看不出一点温文尔雅感觉的青年微笑着说:“所以,王耀,作为盟友,我提议你干脆把你那个老朽的上司换了吧,他最近可是害惨了你,不是么?”

“你说够了?”
一直沉默的黑发青年突然开口,面无表情.
他站起来走到门口,抬手抚摩了1下那扇崭新的大门,回头看着阿尔.
他说:“那时,那个人帮我把这扇大门重新竖立起来的时候,他对我说,从此以后没有人可以随意闯进来.”

“无论那个人做错了什么,那也是我的事.”
他冷然看着阿尔,声音陡然变大,“我的家事,轮不到你和伊万在这里指手画脚!”
“或许现在我还做不到,但是总有一天——”
满目寒霜,他正面对视着阿尔,一拳狠狠砸在门板上.
连空气也仿佛在那一瞬间被震慑着颤抖了一下.

“总有那么一天,你也好,伊万也好,无论是谁,只要他敢闯入这门槛半步,我都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一时间,房间中是一片死寂.
黑发青年挺直身子站在门口,食指指着门外,送客的动作.
阿尔沉默了许久,迈步向门外走去,在门口,脚步停了下来.阿尔侧头,反光镜片下的目光仿佛是带着困惑般细细打量了他许久,仿佛是在重新审视着什么.
由于刚才过于激烈的行为,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很显然他身体是虚弱的,脸也是病态的苍白色调.
可是那双黑色的眼睛,亮得让人害怕.

“王耀,或许试图和你结盟的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你有别的选择吗?”
“哼——”推了推镜框的男子扬长而去,“王耀,你是个彻头彻尾的蠢材!”

“彼此彼此.”


2

他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中的一纸合约.
习惯性围着白色围巾的男子站在他面前,笑容灿烂.

“喂,王耀,我已经换了上司了哦,所以你也把你那个蠢上司丢了吧.”
金发的青年笑起来很阳光,弯弯双眼让人觉得很是亲近.
“那样的话,我们又可以继续在一起了哦,跟以前一样.”

他坐着,面容平静,没有做声,只是慢慢地将温热的茶杯捧到嘴边.
喝下一口,他看了看手上的一纸合约,放下茶杯.
然后,他站起来看着伊万.
“不.”他说,语气平和,却是干净利落,毫无转圜的余地,“那个时候,他没有放弃落魄的我,现在,我同样不会放弃他.”

“他为了保护我,一次又一次倒在血泊中.”
“他为了让我强大,一次又一次冒着枪林弹雨站起来.”
他说,食指指向自己,胸口偏左的地方,有东西在跳动的地方.
“这个地方不会忘记他所做的一切.“

他凝视着伊万,将手中伊万给他的那纸合约重重地按在桌上.
“谈判破裂.”
他说,向大门走去.

“你会后悔的,王耀.”
柔软的金发掩了穿着白色大衣的青年上半边脸,阴影中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只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伊万仿佛胁迫般,低声说出这样一句话.
他向前走,毫不犹豫.
“后悔的那个人不会是我.”

门碰的一声关上,被独自一人留下的男子在房间里默然站了许久,突然一手撕裂了布制窗帘.
“王耀!”
他说,眼露凶光,声音压得极低,仿佛像是从身体深处压挤出来.
“王——耀——”
他蜷紧了拳头,再1次重复这个名字,一字一顿.
他颓然瘫坐在椅子上,脸色不正常的泛白,近乎痉挛的唇角已渗出一丝血迹.
最近才发现,在他野心勃勃看着外面的时候,他的身体却在不知不觉间被病毒侵蚀了大半.色厉内荏,形容的就是现在的他.

他呆坐了半晌,眼底再度慢慢闪烁出野兽盯住猎物的寒光.
“我不着急,王耀,我们拥有足够的时间.”

“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我们慢慢耗.”
他舔1舔唇角的血痕,扬起的弧度隐藏在逆光的阴影中.
“你不会让我觉得无趣的,对吧?”


3

回到家中,他快步走进卧室.
卧室的床上躺着一个老人,干枯的皮肤,枯萎的白发,老人静静躺着,目光呆滞.
只有在他进来的1瞬间,那双眼移向他,才露出一点神采.
老人艰难地抬起手,他快走两步,握住那双干枯得可怕的手.

他想起很久以前,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时候他遍体鳞伤,颓然倒在地上.
一双脚站在他的眼前.
“站起来,王耀.”
筋疲力尽的他勉力抬头,他看到的是一个青年精神奕奕的双目.
青春年少,风华正茂,朝气蓬勃.
青年有着一张青涩的脸,尚还幼稚,但是,比什么都要坚韧.
他伸出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他说:“请把你的身体站直,王耀,我会保护你,直到我的生命流尽最后一滴鲜血.”

转眼间,韶华白首,年华逝去.
眼前的老人,垂垂老矣.
老人直勾勾地盯着他,干瘪的唇蠕动着,目光闪动,仿佛想说什么,张口却只是喘息.老人已衰老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点点头,他知道老人想说的是什么.
“没有关系.”
他说,微笑着捧起老人的手,目光温柔.
“我不怪你.”
他说,闭着眼,脸轻轻摩挲着老人的手.
“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

老人的眼中依稀有泪光闪烁,但是他的唇依然急速抖动着,竭尽全力想说出什么.
他看着老人,然后,轻轻地将唇贴上老人干瘪的手背.
如宣誓般——

“没有人能让我倒下,东方的那个人不能,西方的那些人不能,阿尔不能,伊万也不能.”
“我向你发誓,我会一直站着,再也不会倒下.”

老人的唇停止了颤抖,缓慢地闭上眼,嘴角永远定格在一抹欣慰而安详的笑意上.
他紧紧抓着老人的手,额头紧紧地贴着老人干枯的手背.
老人干裂的指缝中慢慢渗出他无声的泪水.


——1976,满目白孝——
——1976,:里长街——


你的伤痕留在你身上
你的勋章戴在我心口
我会永远记得你



松开老人的手,他擦干眼泪走出房间.
他没有沉浸在悲伤中的时间,因为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4

再一次见面,是在世界会议上.
他过去的时候,伊万已经先到了.
依然习惯性围着1条长围巾的金发青年站在那里,或许是先前大病了一场,稍显得清瘦了些,但是此刻却依然精神奕奕,一点也不显得颓废,就跟他事先所猜到的一样.
他了解他的,就像他明白他一般.
尽管遭遇了难以想象的挫折,但是那种旁若无人的高傲早已深深地烙印在这个北方战士的骨头里,无论遇到什么都不会改变.

伊万看到他,向他走来,伸出手.
“王耀,终于又再见到你了,真想你啊.”伊万说,双眼弯弯如月牙,天真得像个孩子,“我可从来没有忘记你,大概,我随时都会到你家里拜访的哦.”
他看见了伊万眼底深处偶尔才会泄露出的一丝阴冷,隐藏在那张如向日葵盛开的温暖笑容下.

他微笑着伸手,沉着握住对方的手.
“随时候教.”
他说,温文有礼,争锋相对.

两人同时松手,擦肩而过,他走向东方,他走向西方.
黑发的青年没有回头.
金发的男子大概也不会回头.
这一刻,他们认同了彼此的骄傲.


——他站在大陆的中央,俯视大地——
——他站在大陆的东方,屹立不倒——



End



——————我依然是作者啰嗦的隐喻事件注释的分割线(如果不想看就跳过吧) —————

注1:CP中的那个“?”号……呃,见仁见智,这个“?”我并非指定是某个特定的人或者特定的政d(请保持和谐,不要敏感地去阴谋论我暗指什么什么,我完全没有那个意思),请各位自行理解,请原谅我的任性胡乱之作,谢谢.

注2:当年露君要求耀君把黑龙江等地区给他,耀君拒绝,1969年露君挑起了珍宝岛战争,以核武器威胁耀君,耀君坚决不肯服从,而阿尔出于中美苏三角平衡考虑,将核武器对准露君,警告露君不能对耀君进行核攻击,否则阿尔就殴打露君.于是,最后耀君和露君和谈.
(各位,不是我喜欢三角乱斗,篇篇都硬要阿尔出来打个酱油过个场,毕竟我只萌露中并不想加入阿尔.但是当年在露君和耀君吵架的时候,他真的就是喜欢天天跑过来打酱油管闲事,我想不写他都不行啊 OTZ)

注3:19******,耀君和露君意图修复关系,周某在露君上司邀请下率领访问团访问露君,露君手下一个让人无语的元帅马xxx斯基说(后来他声明自己是什么酒 后失言= =):“我们把赫x晓夫搞掉了,你们也要学我们,让毛某下台,我们就能和好.”于是耀君的代表火了,向露君上司抗议,露君上司虽然尴尬的承认了错误,但是 不久后访问团就回国了.露中关系修复失败,再度僵局.

注4:1976,三位为耀君的崛起而奋斗了一辈子的可敬老人相继逝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举国哀恸,全国戴孝.

(注2和注3在文中事件的发生时间循序颠倒了,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我在文中隐喻到某个史实,肯定是要考虑到文章通顺情节搭配等等各方面问题的,所以使用 时就很可能会模糊大概的年代甚至发生时间顺序的颠倒,不可能做到绝对正确的.毕竟我写的不是史记,而是同人文,请各位体谅这一点.)


————我是注释完毕,以下为作者后记的分割线——

如果说《再见1991》里,我试图从伊万的角度描写,于是他成了英雄.《屹立》里我从耀君的看法描写,于是伊万这丫就彻头彻尾的黑化混账东西让人想狠狠往死里殴打1顿的那种人啊口胡(……伊万!把你的水管收起来!)
掩面,露君你不能怪我,我写的都是史实,你的确过做了很多过的过分的事情.不过,我本来就是萌你和耀君两人之间那种微妙的相互较量互相伤害关键时刻又能相互帮助的强强对抗萌点啊(被殴)





———————— To Be Continued ————————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